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>

叶修大神“背后的男人”原来是个普通人 蝴蝶蓝

发表时间: 2019-10-08

  两天前,这个设定为1997年5月29日出生的虚拟人物度过了自己的22岁生日,无数粉丝为其庆生,叶修形象和

  如此盛况已有数年,2014年5月29日,有20万粉丝在微博上为叶修庆生,把他送上了热搜榜前五;去年,零点刚过,微博上就掀起给叶修庆生的浪潮,不久后,“0529叶修生日快乐”在微博热门话题排行榜中便攀升至首位,拥有超过4.4亿的阅读数。

  上一个这么火的虚拟人物,还是《盗墓笔记》中的张起灵,2015年有数万人涌入长白山景区共赴“十年之约”,接小哥回家。

  不论虫爹还是三叔,在作品完结的那一刻,自己缔造的那一方世界就已经凝固,等待他们的都是一个新的阶段,但留下一部难以逾越的作品,既是好事,也是挑战,如何完成对自我的超越,是个需要不断求索的难题。

  神再往上是什么?在与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的对谈中,蝴蝶蓝用他的豁达给出了一个不一样的答案。

  初见时,虫爹黑衣黑帽,长发扎起一个马尾,稍显冷峻,让人不自觉地想到《全职高手》里的叶修,他在25岁出场时就已经有了十年职业生涯摸爬滚打的经验,而到现在,“蝴蝶蓝”这个名字也在网文界浮沉了十多年,如果非要说二者有什么相同特质,大概就是一种“从容不迫”。

  这是岁月赋予的,背后是长期的专注训练和一度站在巅峰的经历,就像登顶珠峰后的很多人,下来之后对很多事物的看法都会改变,气质也会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。

  2005年,他第一次接触到网文,在租书店里,他看了一本写人怎么打游戏的小说,觉得挺好玩,可租书店就两三本,后面的没有了,同学告诉他说可以在网上看,他就跑到网上找,看了之后觉得自己也可以写。作为一个游戏玩家,他曾经对游戏有过很多憧憬,拿小说实现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虫爹没想到,自己一时兴起写着玩的东西,会成为他此后的主业,他也借此功成名就。

  任谁在那个年代,都不会猜到这样的结果,2005年,网络文学还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,起点中文网力排众议实行的按章付费制度刚建立不久,不管作者还是读者,都处在适应期,绝大部分作者不会指望靠着写网文养活自己,正在茶学专业读大四的蝴蝶蓝自然也没有这种想法,他只是写着玩玩。

  毕业后,他找了份工作,业余时间开始稳定更新,每天三千到六千字,一写就到凌晨一两点,从春天到冬天,一晃眼几个月过去了。他的第一本武侠网游类小说《独闯天涯》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七八十万字,起点的编辑找上门来,邀请他签约,不久后,他拿到了人生中第一笔稿费。

  “1500多块钱吧,我印象挺深的,编辑对我说刚写就能有这么高的收入,挺好的。我也很高兴,当时收入也不是很高,后面就没有这种心情了。”

  从兴趣爱好到一种副业,再到主业,这是个量变引起质变的过程,但进程很迅速,不久后,写网文的收入就超过了蝴蝶蓝在茶业公司的收入,主副业越来越难兼顾,没有太多考虑,他就辞职,专职写起了网文。

  “当时还很年轻,二十多岁,觉得有一点收入就可以,没想过以后会怎么样,也没什么大的支出,反正生活能养活就行,写网文挣得多,就把工作舍弃了。”

  可到了写第二本《网游之近战法师》的时候,蝴蝶蓝就有些迷茫了。年近三十,早已过了玩乐的年龄,古人道“三十而立”,他写了几年网文,有好的,也有不好的,总归是不温不火,就开始思考,靠网文这份工作真的能安身立命吗?

  这种心境反映到了他的作品里,《近战法师》的主角是一个在城市里学武术的超级武者,空有一身功夫却只能在学校里当体育老师,偶然的机会下在网游里错选了法师职业,却用功夫将法师玩出了一个新的高度。

  寻找自己的用武之地,是《近战法师》的主题,所幸正如小说中的情节发展,蝴蝶蓝也逐渐坚定了自己写网文的决心,并真正将其作为自己的事业去努力,在这条“不寻常”的路上坚持不辍,才有了万人称道的《全职高手》。

  他的想法很纯粹,《全职》的内核其实是职场小说,有的人的职场是医院,有的是银行,叶修的职场就是游戏,他要作为一名电竞选手在职场拼杀,游戏只是一种外化的形式,而爱情在《全职》的故事主线里是可有可无的东西。

  “爱情可以有,但绝对不会是主线,叶修拿冠军也好,去打游戏,绝对不是因为爱情,靠爱情去鼓舞,我希望纯粹一些,爱情对我的事业不能有干扰。但要写的话,就开了条辅助线,跟事业无关就融入不了故事,跟事业相关我又接受不了,所以大体上就不加爱情了。”

  在小说里,游戏是叶修的事业,而不再是一个消遣,在现实生活中,网文就是蝴蝶蓝的事业,而不再只是一种兴趣爱好,对事业的纯粹追求,同时在叶修和蝴蝶蓝身上体现出来,凭借这种纯粹,叶修重返巅峰,蝴蝶蓝也达到了自己职业的巅峰。

  可叶修也成了矗立在蝴蝶蓝面前的壁障,这个角色太过经典,光芒太盛,这很容易影响后面作品的表现。

  虫爹倒是看得很开,叶修相对于他来说,永远都是二十五六岁的状态,但他自己已经三十六了,人生的不同阶段要写的人也不一样,对于叶修,虫爹能写的东西已经在那500多万字里掏的差不多了,再往后也没什么可写的,要写也只能不断比赛,说叶修有多厉害,可对虫爹来说那样就没什么意思。

  “还是要不断尝试新的东西,超不超越自己也不一定,只是说换每个不同的去尝试,可能有的写得好,有的写得不好,然后自己再看。”

  可人到中年,还是有些许焦虑,尤其近几年,行业发展迅速,新人作者不断涌现,新的题材和写法也不断被开发出来,对于蝴蝶蓝这样创作十几年的老作家来说,职业紧迫感最大的来源是,网站作为一个整体永远都不会缺内容,但对一个作者而言总有一天会觉得没有东西可写。

  “这种焦虑与新人无关,有没有新人,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来说,迟早会遇到这种时候,因为你前期的积累就那么多,写作就是在往出倒,总有倒完的时候,这是没办法的事,就像自然界的生老病死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”虫爹很淡定地说。

  在时间呼啸中,包括蝴蝶蓝在内的很多老作者写得越来越慢,或者说越来越少,或者可能想改变一下类型,不再写大长篇之类的,都是为了延续自己的写作生命,想用更多的时间去补充过往的积累,然后用更准确简洁的方式表达出来,而不能像以前一样拼命往外倒。

  “未来想写什么,准备写什么,还有什么可写的,其实有时候一有空,或者每天睡前什么时候,甚至出去和朋友聚会,大家总会聊到这些,我们这批现在30多岁,40岁,甚至有作者50上下,其实蛮现实的,残酷的现实,回避不了。”

  打破自己原来的轨迹,从不同的方向上突破,在功成名就之后,蝴蝶蓝开始追求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  最明显的一个变化是,他不再刻意营造幽默,不用写段子这种低级的方式去搞笑,高级的幽默就像好莱坞电影一样,不管什么种类都会有一点点喜剧的元素,那是一种很自然的融入。除了自然外,他的另一个追求是准确,遣词造句的准确,用最恰当的语言去描述一个事情,不去做多余的修饰,回归故事本身。

  某种程度上说,这个故事工匠已经开始进入一种庖丁解牛的境界,追求刀刀入隙,利落干脆,这与倾向于华丽幻想的网络文学很不一样,从他正在更新的小说《王者时刻》来说也能见到一些端倪,提起这本与前几本作品的不同,虫爹觉得是“真实性”。

  “以前是自己来虚构,来构架,这个是我自己观察到的,体会到的,对我来说就相当于现实主义。”他思索道。

  网文行业有“大神”称谓的传统,蝴蝶蓝则被誉为“网游文神级大师”,在游戏题材上无出其右,可在虫爹看来,这些成就不过是自己的运气,包括他在内的最早一批作者赶上了行业发展的红利,一个新兴行业的爆发总能让一部分人满载而归,能不能赶上就得看运气。

  “大家其实都大抵还是那个状态,只不过钱多了一些而已,网络作家都比较宅,生活状态没什么改变,每天要应付工作还是在家里,社交圈也不会有什么改变,这个职业是很稳定的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。”

  自从有了小孩后,蝴蝶蓝的生活就更加稳定了,和普通人一样,每天写作,工作之余和朋友出去吃饭喝酒,打游戏,吐槽下工作。

  我向他抛出了一个很形而上的问题,一个人活在世上,有趣和意义哪个更重要些?

  虫爹说他在很小的时候经常担忧有一天死了怎么办,有一次他和猫腻聊到这个问题,有很多人说酒店闹鬼什么的,他觉得如果自己遇到鬼,会感到特别踏实,因为死了之后就不会那么害怕了,2018年开奖历史,会有另外一种形式存在,但不管怎样,还是要死。

  “所以一讨论到生活意义的时候想到有一天还会死,就觉得我聊这个干嘛。”对虫爹来说,也没有什么在生命尽头之前必须要做的事情,对他来说,有趣最重要,而有趣就是过好当下,让生活变得有趣,这大概就是最大的意义。

  生活之外,对于叶修这个IP的火爆,他也十分佛系,在他看来,IP是商业运作范畴的事,跟写作已经没太大的关联,只是说把已经写好的作品用更多的形式来传播,去触及更多的受众群体,影视的和动画的,资本靠这个挣钱。

  “这就已经脱离了我们写作范畴了,小说不会考虑这么多事情,文学首先是文学,它不是生意,IP包括角色的粉圈文化,作为写作者来说我是要保持距离的,尤其在没有完结的时候,会干扰到我的写作,他们会因为角色发生争执,如果影响到你,可能写作就会背离你的初衷。”

  在虫爹看来,写作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环节,但到了下一步,就会有很多小的步骤和环节,比如演员,就是其中一方面,到最后呈现出的效果好与不好,也不是一个演员的问题,各种因素都会影响,没办法干扰,没办法控制,他能做的只是在文字层面上做到最好,其他的层面不是他的工作,他也不懂,也不会管。

  对于IP的改编,虫爹的态度是放手不管,他觉得那是二度创作,要给创作者足够的空间,至于最后是好是坏,那是后话,但他不会去指导什么。

  “我信任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。你去管,管什么?什么要管?还不如让他们放开手干。”

  古人云,四十不惑,站在人生的中间,他心思透彻,处事豁达,也许只有曾经站在过云巅的人,才知道脚踏实地的普通生活有何意义,成神之后,归于凡人,蝴蝶蓝给出的是一个令人深思的答案。